公正评级正在改变全球经济体系

发布时间:2018-11-16    点击:368

2008年的国际金融危机充分暴露了全球经济治理体系在防范金融风险、培育经济动能等方面的不足。

由西方主导的经济秩序一直存在权力分布失调、收益分布失衡、治理结构失效等问题。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爆发加剧了这些问题,也加速了旧秩序的衰落。金融危机重创了世界经济,重创了全球化,也重创了对原有全球经济治理体系的信心。

这一体系没能有效预防危机,也未能阻止金融、经济、债务等多重危机的蔓延;危机后,国际贸易增长缓慢,国际投资没有起色,世界经济复苏乏力;随着货币政策新范式的出现,由于发达国家政策的“负溢出效应”,新兴经济体的金融稳定受到威胁,经济普遍遭受“二次冲击”;同时,全球化由强转弱,导致原来累积的问题和矛盾更加突出。

全球经济治理体系进入加速变革的关键期,呼唤推进改革的新智慧。变革全球经济治理体系已成为共识。不断提升全球经济治理体系的公平性、包容性和可持续性,不断提高全球经济治理的效率与水平,推动经济全球化健康发展。

国际经济格局的深刻调整要求全球经济治理体系加速变革。特别是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来,发展中国家贡献了约80%的全球经济增量。但是,全球经济治理的投票权、话语权分配并未充分反映国际力量对比的这一革命性变化。增加发展中国家在全球经济治理体系中的投票权和话语权,推动全球经济治理体系更加民主化,切实反映国际经济格局的深刻变化,正在成为国际社会的共识。

中国参与引领全球经济治理变革

为完善全球经济治理体系贡献中国方案,引导全球经济治理体系朝着更加开放包容、更加公平高效和更有利于可持续发展的方向演进,是中国作为一个负责任大国的责任,也是国际社会对中国的殷切期待。

全球金融危机后,中国一直是世界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源。随着经济总量以及进口和对外投资规模迅速扩大,其在推动全球化、反对逆全球化中的作用显著提升。与此同时,在全球治理体系的演进过程中,中国开始走向前台,中国开始发挥重要而独特的引领作用,全球治理新格局正在初步形成。

“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是中国对全球经济治理体系改革的重大贡献。倡议自提出以来在国际上受关注和欢迎的程度迅速提升,并开始与沿线国家发展战略和相关区域一体化进程实现对接。与传统模式基于协定的硬性规则约束不同,“一带一路”强调各国发展战略的协同,强调基础设施建设和互连互通,开拓了基于广泛自愿参与和发展伙伴关系的国际经贸合作新方向。

世界经济进入信用经济时代,信用评级结果在经济发展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新兴国家的发展水平与速度、大量的金融衍生产品的产生、金融市场的不断创新,都为新兴评级机构的成长提供了环境。新兴评级机构的不断成熟与进步,提升了新兴国家在国际评级市场中的话语权,同时也推动着全球评级市场的改革。

把评级纳入世界经济治理体系

从2008年金融危机及其后暴露的问题看,西方机构评级存在很大偏差甚至是失误,需要有更多行业参与者提供更多元化的评级参考,以建设能够真正承担责任的新型世界评级体系。

如何才能将正确评级纳入世界经济治理体系?关建中认为,最为重要的是运用体现信用经济发展规律的生产与信用,信用与评级两对矛盾对立统一认识方法,深刻总结世界经济治理的经验与教训,正确认识西方评级的错误与危害,构建世界经济治理新思维,真正解决治理什么,如何治理的问题。世界经济治理就是运用正确的评级,合理分配信用资源,激励财富创造,实现债务规模与财富创造比例关系的平衡。防止世界经济的这一重大比例关系失调的根本办法就是管理好债权人与债务人构建起来的信用关系,而管理信用关系的抓手就是正确评级。

日益加速的信用关系社会化所构建的是纵横交错的社会信用链,信用链风险呈现为周期性的系统性、国家性、全球性金融危机,如何预警信用链风险成为人类社会安全发展急需解决的重大理论与实践问题。

  辽宁省高院与省工商局建立信息查控、失信人惩戒系统

  维护资本市场健康发展 盈科评级责无旁贷

点击查看报告